池鹤闻燕不迎雁

白雪送青山,剑指独身断心安。

武当赞

我觉得不管是哪个年龄阶段的武当,都好吃。

若是垂髫之年,道童少不更事,曾随几位师兄前去华山。山巅朔风砭骨,剑客且酒且歌,只见得他们微醺回帐。而道童仍在师兄身畔抱膝而坐,篝火将尽,他亦背倚巨石,私享漫天星河,一时无言。假若这时侧头看他,便能发觉似有寒露凝在睫尖,鼻头微红。手边紫砂壶内,半壶热茶尚温,可解此霜冻。虽说是随了师兄们那般不苟言笑的——他若眉眼弯弯,纯净而清澈的声音欣然而出:“无穷远的是天,天的那边是山海。”这漫山遍野的风声都要因此而骤停。

若是弱冠之年,他定是眉目舒朗的儿郎,我观其眼中有日月运转,目光流转间是万物浩浩。他可御气化鹤,足踏清风而来,辗转腾挪间飘带摇拽,衣袖翻飞,怎生一副年少轻狂、意气风发的模样,何来有失庄重。好一个仙风道骨的君子,好一个不近私情的道长。

若是而立之年,他兴许是像师长模样的。我见他二指夹起剑形长带,垂眸温声道:“此物为慧剑。一断烦恼,二断色欲,三断贪嗔。”兴许他是苦涩罢,但这定是很好闻的苦味——苦涩过后便为冷冽的腊梅香,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,永远不近人气。清冷而优雅,深沉而稳重,永远可望不可及。旁人的内心就算已经激流暗涌,也不敢肆无忌惮,心中始终对他带有一层敬畏和尊重。

若是不惑之年,他青丝染雪,终日淡坐于升烟缭绕中,衣袍上已不见几点鹤影振翅欲鸣,却端得是霜翎不染泥。这般的人儿可是孤舟一叶,平江一荡,秋草一潭,明月一番,此方为清冷。偏偏圆月如碎金般得在江面荡开,又生一丝暖意。若在此时问他何为大道无情,便会看见他腕子稍动,转将拂尘搭于臂前。他只道:“虽言无情,却是有情,有生于无,此两者同出而异名。所谓一阴一阳谓之道,孤阴不长,独阳不生,两者不可偏废。”

我道大,似不肖。




我系文盲顾景朝,一个书到用时方恨少的华山男儿。我真滴无法用贫瘠的语言形容靓丽武当的美。

最后说一句,知识就是他*的力量。 

【华山段子手想扩列!】

评论(13)
热度(140)

© 池鹤闻燕不迎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