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鹤闻燕不迎雁

白雪送青山,剑指独身断心安。

梦花

少女也曾是那般倔犟要强,又不愿过多期盼的人。那么,这种情况在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变了呢?少女并不清楚。
少女在看见那人对着自己笑的时候,感到心中蓦地闯进了一缕光芒,穿透固守着的城墙,她惶恐却又向往。
少女只感觉这世界宛如雪融般晴朗,春风像海浪一般荡漾。没有哪个角落不是灌满光明,没有地方不是可爱之处,只因为心上和脑海里生生多了个她。

女孩是无比胆小的,她对此心知肚明。她总是将自己的情愫隐藏在眺望远方的眼神里,她渴望回应,却又踟蹰不前。
那个人的名字在她眼中都是音符,说出口时都是满心欢喜的雀跃。对方的身影在她心中勾勒了千万遍,想对对方说的话在心中都是小心翼翼地斟酌,却只能将最简单却深刻的的两个字赠予对方:爱你。
在这一眼看不到你的异地里。
在这辗转于星空下的某个夜晚里。
我还是会梦见你。
在她心中重复了千百遍的话,到头来没说出口。
即便如此,遇见你依然是我这苍白而浑噩的半生中最灿烂温暖的事情。

她多想告诉那个人:“我从你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个欲言又止的人。”
可是她的言语单薄乏味,她的文字苍白无力。她动笔,纸上却依然空白;她张嘴,却始终一言不发。

“你喜欢我吗?”
她望向对方,眼中是压抑许久的欢喜与痛苦,无奈与迷惑。
“我和你一样。”
少女心心念念的人儿啊,此刻正弯眸笑着。
那颤栗从她的每一个细胞传递到每一条神经,她无法忽视自己指尖的颤抖。少女沉默许久,才将一朵花别在对方鬓角。

在她遥远的梦乡,音乐昼夜不止,地面上流淌着美酒,皇宫里灯火通明。
他人都道小姑娘又怎么会放弃华贵人间的富丽堂皇,奔向他人的莽荒。但旁观者怎知能让人看错的不仅是眼前的扬沙,还有心中燃烧的火焰——欲望和野心翻腾而起的火焰,那才是真正的尘土,萦绕在心上的自欺欺人。

评论(1)
热度(1)

© 池鹤闻燕不迎雁 | Powered by LOFTER